首頁 > 醫藥市場 > 藥品價格

“天價罰單”作用有限 救命藥廉價藥斷供何解

2019-11-06 10:31 點擊:

核心提示:買不到、用不起,不少患者對短缺藥斷供頗為無奈。

買不到、用不起,不少患者對短缺藥斷供頗為無奈。

近年,我國短缺藥品供應保障不斷加強,但藥品供應和價格監測仍不夠及時靈敏,藥品采購、使用、儲備及價格監管等政策仍有待完善,一些違法操縱市場抬高價格的問題也還較為突出。

今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進一步做好短缺藥品保供穩價工作的意見》出臺。借著政策的東風,2020年建成短缺藥品供應保障制度的目標能否如期實現?藥品短缺又能否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救命藥玩“快閃”

巰嘌呤片,是一種用于治療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藥物,幾乎貫穿患兒整個治療過程,卻經常面臨短缺和漲價。

四川省人民醫院兒科副主任周晨燕介紹,巰嘌呤片是治療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必備藥,特別是在一年多的維持期內,如果停止服用該藥,將大大影響患兒的長期生存效果。由于利潤不高,廠家生產積極性不大等原因,目前生產巰嘌呤片的藥企寥寥無幾,醫院幾乎每年都會出現巰嘌呤片斷供。

湖南省人民醫院兒童醫學中心兒童血液腫瘤科主任賀湘玲說,在湖南,包括巰嘌呤片、達卡巴嗪等在內的兒童用抗癌藥也曾多次斷供,患兒家屬不得不四處購藥、網上求藥,一方面藥品質量難以保證,另一方面藥品價格也上升不少。

記者采訪發現,由于國產巰嘌呤片“一藥難求”,有的患兒家屬為了用上藥,只能高價購買國外進口藥,國產巰嘌呤片每瓶幾十元,而進口巰嘌呤片則在千元左右,醫療負擔大大增加。

成都市民李女士說,國產巰嘌呤片本來價格低廉,但如果出現緊缺,可能漲到幾百元還買不到,就要到處找關系托人買,多支付不少錢,如果托人還買不到,就只能購買外國進口的高價藥。“我家娃今年8月初開始服用這個藥,每次50mg,1/4片,但是醫院經常斷貨,開不到這個藥。自己去買,漲價不說,還得四處托關系。患兒家屬要么靠病友圈勻一勻,要么就得托人從國外買,沒藥用肯定不行。”

受斷供困擾的不光是巰嘌呤片。賀湘玲介紹,用于兒童白血病治療的基本化療藥物長春新堿之前每支僅12元左右,前兩年曾一度斷供,后經媒體報道引起社會關注,長春新堿恢復供應,但價格漲到每支50多元;2018年,長春新堿再次斷供,在多方努力和呼吁下,如今終于恢復供應,但價格已漲至195元一支。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些小眾救命藥因利潤不高,企業生產積極性不強,于是就斷供玩“失蹤”,繼而在漲價后恢復供應。“這仿佛一場場‘快閃’,讓患者和醫生都感到無奈。”有醫生說。

有白血病患兒家長告訴記者,很多患兒家屬忙于四處求藥,與價格上漲相比,他們更關注藥品的穩定供應和藥品質量。一位家長說:“兒童抗腫瘤藥物適當漲一些可以,只要能有得用就好。希望兒童白血病藥品短缺問題能夠引起有關部門和廠家的重視,不要讓我們整天擔驚受怕。”

廉價藥價格坐“火箭”

硝酸甘油是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的速效藥,可短時間快速緩解病情,是救命藥,也是廉價藥。

今年以來,硝酸甘油在江蘇、遼寧、山東、寧夏等地的漲價、斷貨屢屢見諸報端,引起輿論廣泛關注。

據本刊記者了解,2018年,100片裝的國產仿制藥硝酸甘油片只賣十五六元,后來換成15片的獨立新包裝,零售價隨之調整為25.7元,每片漲價約10倍。10月30日,記者在京東以“硝酸甘油片”為關鍵詞查詢顯示,益民藥業的硝酸甘油片(0.5mg*100片/瓶)的價格為52元。

硝酸甘油并非常用廉價藥斷供漲價的孤例。常用止痛藥羅通定、用于自主神經功能失調的谷維素、治療嬰兒痙攣癥的腎上腺皮質激素、抗腫瘤藥絲裂霉素等都經常缺貨。

湖南一家基層衛生院院長告訴記者,近年,西地蘭、解磷定、阿托品、地高辛、異丙腎上腺素等藥品均出現漲價,并且漲價后還經常斷貨,基層用藥常常得不到保障。

廉價藥漲價的原因之一是上游原材料嚴重短缺和價格上漲。以硝酸甘油為例,其原料之一的硝酸去年遭遇大規模減產或停產,導致硝酸甘油斷貨、漲價,而硝酸甘油價格的異常變動自然也會波及下游的藥品生產企業,使硝酸甘油片的價格水漲船高。

其次,原料藥壟斷性漲價的問題也不容忽視。公開資料顯示,我國原料藥中很多都只有個別企業有生產文號,加之性價比考量和環保不達標等問題,即使有些原料藥文號較多,投入生產的企業也很少,容易造成原料藥壟斷性漲價。換言之,不少原料藥生產與供應掌握在少數企業手中,這些企業利用市場支配地位,擁有價格主導權,容易形成壟斷,并為了利益不斷哄抬藥價。

以冰醋酸為例,它主要用于血液透析濃縮液的生產,用來治療晚期腎臟衰竭、尿毒癥等疾病。我國市場上僅有3家冰醋酸生產企業,它們在2018年2月達成共同提高冰醋酸原料藥銷售價格的協議,并從當年3月1日起,將冰醋酸原料藥銷售價格從7~9元/公斤提高至28~33元/公斤。2018年底,這3家企業也因此收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開出的1283.38萬元的罰單。

“天價罰單”作用有限

采訪中,部分業內人士認為“天價罰單”震懾作用有限。

他們解釋說,近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已經查處多家原料藥生產企業壟斷原料藥坐地起價的行為,但與巨額壟斷利益相比,這些罰款與處罰有如“蜻蜓點水”,難以形成震懾,有些藥品原材料壟斷者仍然采取“饑餓營銷”策略,囤貨伺機漲價。

成都一家藥企負責人更是直言,硝酸甘油是冠心病、心絞痛的特效藥之一,有一定的不可替代性,像這樣的藥就有非常強的議價權,即便原材料供應穩定下來,其漲價也在所難免。

顯然,短缺藥品的保價穩供涉及復雜的市場鏈條,解決起來絕非一夕之功。

北京協和醫學院基礎學院生理學系教授張宏冰分析說,廉價藥通常是指那些安全、有效、低價的老藥品,這些老藥經過長期臨床實踐挑選,安全性和有效性得到充分驗證,大多屬于國家基本藥物范疇。一些廉價救命藥療效突出、價格低廉,得到公眾、醫院、藥企、政府歡迎。

在張宏冰看來,確保廉價救命藥的穩定供應是重要的民生問題,關系到群眾切身利益,有關部門需要加大執法力度,破除壟斷利益,對非正常漲價的藥品追根溯源,排查原料藥壟斷行為,向原料藥壟斷、操控市場等違法違規問題亮劍。

此外,專家建議對療效確切、臨床必需、無可替代且價格低廉的藥品,建立長期穩定供藥機制和國家儲備制度,政府相關部門應制定廉價好藥、救命藥清單,對于類似巰嘌呤片的救命藥應鼓勵有責任的企業穩定生產,給生產廠家相應的財政補貼、稅收減免,確保藥品穩定供應,讓有需要的病人能及時用上救命藥。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伙开奶茶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