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醫藥管理 > 醫藥觀察

全球最值錢藥企TOP10 中國藥企入圍還有多遠?

2019-11-22 15:16 來源:E藥經理人 點擊:

資本市場是實體經濟發展的晴雨表,也是帶動和盤活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過去一年,這些全球制藥企業大佬發生了哪些事?市值漲跌為哪般?中國制藥企業何時有望挺近前十?

11月18日,生物技術網站GEN發布了《2019全球制藥公司TOP10》榜單,榜單依據是制藥企業截至2019年11月13日的市值。每年,GEN都會根據藥企市值制作該榜單。

圖片來源:新浪醫藥,單位:十億美元

與去年同期相比,TOP10公司并沒有新進入者,但排名順序已經有了較大變化。強生依然以3459.07億美元市值穩居第一名,但市值較去年同期下跌10.7%。輝瑞跌幅最高為18.9%,這使得輝瑞從去年的第2名降至第5名。

也有5家企業市值上漲,其中漲幅最高的是阿斯利康(21.3%),其次是默沙東(+11.4%)、葛蘭素史克(+9.0%)、賽諾菲(+1.1%)、諾華(+0.3%)。基于此,阿斯利康和默沙東的排名均提前兩位。

而市值最直觀的體現便是股價的漲跌幅,且能直觀反應市場預期,據同花順美股數據,截至發稿日,2019年累計股價漲幅最大的為默沙東(60.84%),接下來是阿斯利康(49.34%),諾華(24.93%),GSK(22.89%),賽諾菲(13.17%),而百時美施貴寶下跌了2.6%。

資本市場是實體經濟發展的晴雨表,也是帶動和盤活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橫向比較來看,2019年TOP10制藥公司總市值為17920億美元,較2018年下降小幅2.9%。

按照最新Wind“中國上市企業市值500強”榜單,截至2019年9月末,醫藥股市值TOP10企業總市值為14193億元(按今日匯率為1987億美元)。這個數字接近排名第五的輝瑞。但如果與全球制藥企業TOP10總市值相比則差距甚大。

A股市值最高的醫藥企業恒瑞醫藥今日收盤市值為4202億元(按今日匯率為588.28億美元)。與TOP12門檻723.65億美元接近。早在2018年,GlobalData 發布了最新的全球藥企市值TOP 25 排名,截至Q2結束,恒瑞醫藥首次進入TOP25榜單,以397億美元排名第24。一年以來,恒瑞的市值有了進一步上漲,在全球的排名進一步提前。

過去一年,這些全球制藥企業大佬發生了哪些事?市值漲跌為哪般?

上漲篇:被寵的AZ、MSD 不太受寵的BMS

GEN發布的數據大致體現了投資者的預期。據E藥經理人不完全統計,無論從市銷率還是從市盈率,還是從市值排名的增長、股價的漲跌,默沙東、阿斯利康無疑是本年度最受投資者青睞的幸運兒。

美股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投資者給到默沙東、AZ的市盈率分別為17、25,市銷率均為4.7,而同樣作為市值上漲玩家的BMS,市盈率只有12,市銷率只有3.3,即使是上漲玩家市值最高的諾華,市盈率也只是17,市銷率則為4.2。

數字帶來的價值規律往往是業務運營的體現。

過去5年,阿斯利康經歷了兩段艱難旅程。據西南證券統計,2015-2016年,AZ獲批新藥只有奧西替尼和格隆溴銨,后者銷售額貢獻基本忽略不計,彼時其市值一直徘徊不前,在GEN前十名單中也不曾出現。2017年,可以說是AZ的轉折點,兩個腫瘤藥獲批,另還有一個呼吸用藥,股價也由此開啟上漲之路。仔細盤點,最核心的原因莫過于其研發品種的儲備,截至2019年Q3,其研發費率為22.4%,在上漲玩家里是最高的,另有2個產品在日本獲批,兩個抗腫瘤用藥在歐洲獲批,兩個抗癌藥在美國進行臨床三期試驗,在美國還有3個產品分別處于獲批、BLA、二期,以及3個產品在中國分別處于三期、晉升一線和獲批狀態,其中兩個為抗癌藥。

在投資人眼中,同樣身為驕子的默沙東其實也有類似特征,研發品種儲備相對更可觀,盈利增長可持續確定性更強。據官方披露數據,就治療領域來說,默沙東可能最為廣泛,以抗腫瘤用藥和疫苗為主,包括不但限于糖尿病用藥、急癥護理、心腦血管等10個板塊。且其重磅核心品種K藥、HPV疫苗等都是各自領域最熱的品種,據統計,目前K藥有6個適應證在美國獲批,4個適應證在歐洲獲批,在中國和加拿大各有一適應證獲批。除K藥外,還有兩個藥在美國處于3期和NDA,1個在歐洲處于三期。

在榜單中BMS市值雖上漲11.2%,僅次于AZ和默沙東,但卻遠不如前兩位的“待遇”,從年初至今,股價不漲反跌,累計跌幅為2.6%。其實,從近三年的業績來看,BMS收入增長率從7%-10%,凈利潤的穩定性則相對差些,最高31%,最低6%。在研發上,截至2019Q3數據,BMS研發費率為22.3%,但絕對值超過AZ,研發品種儲備上,基本上是O藥,但獲批適應證較少,前三季度在全球的銷售額為54.41億美元,增速為10%,而K藥的數據為79.93億美元,增速為59%。另外,BMS的地盤主要在美國,官方披露,來自美國地區的收入為58%,歐洲24%。此前,在國家醫保談判現場,大家聊到PD-1的時候,曾出現“只談K藥,不談O藥”的情況,一定程度上反映知名度。而體量、地區、知名度等是投資者的參考要素。

下跌篇:深陷“致癌門” 的強生和拜耳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專利懸崖來臨引起競爭加劇、藥品安全隱患、研發產出面臨瓶頸、收購活動未取得期望的進展、銷售額增長乏力等原因都會對企業股價造成影響。

近幾年遭遇的“爽身粉致癌”消息纏身,是強生市值縮水的最大原因。2018年12月14日,路透社一篇關于強生“數十年來故意隱瞞其嬰兒爽身粉中含有致癌物質石棉”的報道再次打擊了強生的股價,當天強生股價下跌10.04%,創2002年7月19日以來最大單日跌幅,公司市值縮水398億美元。2019年10月18日,強生宣布召回市面上在售的嬰兒爽身粉,當天強生股價再次下跌5%。

據GEN報道,市場觀察人士將輝瑞市值下滑歸因于輝瑞在今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的銷售額下降。2019年上半年,輝瑞全球銷售收入與上年同期幾乎持平,除了生物制藥業務小幅度上漲,受美國Lyrica市場仿制藥的影響,普藥業務、消費保健業務均出現了大幅下滑。不過2019年Q3,輝瑞拿下了127億美元的營收,超過市場預期,輝瑞的股價也在業績發布后出現大幅上漲。

“全球大藥廠”輝瑞正在努力通過收購來提高股東價值,例如7月30日,輝瑞完成以114億美元收購Array BioPharma,以加強自身創新性生物制藥業務的長期發展。

在過去三年中,市值跌幅最大的是排名第十二位的拜耳,723.65億美元的市值較2016年的876.4億美元低17.4%,這也使其連續兩年跌出前十。

排除萬難收購的孟山都成了拜耳連續幾年的“噩夢”。由于多款重磅藥物專利即將到期,拜耳轉向作物科學領域尋求新的增長點。以630億美元收購美國農業巨頭孟山都。然而,孟山都在草甘膦除草劑面臨一系列的致癌訴訟。拜耳在今年三季報中承認,過去三個月來,指控草甘膦除草劑導致罹患癌癥的美國原告人數翻了一番,達到42700人,而有三場官司中,陪審團都站在原告一邊。收購孟山都半年多的時間,拜耳的股價跌去了40%,每一次暴跌都伴隨著草甘膦除草劑致癌事件的發酵。拜耳不僅面臨著高額的賠償費,還要花心思努力說服投資者,此項并購不是一個壞生意。

禮來則面臨重磅產品專利到期的壓力。知名男性健康產品希愛力受仿制藥影響,在2019年上半年銷售額同比下滑63%。重磅糖尿病藥物度拉糖肽保持較高的增速,2019年Q3突破了10億美元大關,但仍與預期有差距,且該品種自2014年獲批以來,環比增速已經在下滑。分析人士認為,度拉糖肽后續將受到索馬魯肽的沖擊導致增速放緩。

禮來將更多精力放在新藥上面。2019年Q3增速由多個新藥帶動,目前其全球擁有3期臨床共計18個項目,其中新分子實體6項,研發管線主要集中在免疫及糖尿病領域。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伙开奶茶店赚钱吗